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4 21:41:3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各国官方数据的比较,纳瓦罗开始慌不择言,“我不同意……你的描述,你们和其他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见,疫情在别的国家传播的非常快,我们必须遏制病毒,但我还是想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维尔希则直接回怼: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为什么美国现在7天新增确诊数字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这么多?当别的国家都有能力遏制病毒时,什么时候才应该讨论我们的问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纳瓦罗先是改口“我觉得他们是否故意并不重要”,下一句话又明显自相矛盾:“事实是这无可指摘。中国一边在国内采取封城措施,一边又故意允许被传染的公民前往美国、意大利和其他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叶刘淑仪表示,国安法才生效三天,尚处在与香港本地法律和执法程序“磨合”的过程中,到底哪些具体行为可被认定为触犯国安法,需要律政司逐步给出清晰的专业判断。她强调,分析每一例案件时,厘清嫌疑人的意图,对判定一个人到底是触犯国安法还是香港其他法律非常重要。“比如一个人拥有一些可能涉嫌‘港独’口号的宣传品,拥有宣传品本身可能不会违法,但如果这是有组织的行动的一部分,则很可能存在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,维尔希已经对他的回避问题感到不耐烦:“你看看其他国家,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……没有国家的疫情像我们这样严重,我们毫无纪律……你在白宫能就数字与检测传递什么信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形势对他不利,就第一个飞往国外;国外疫情严峻,就火速逃回香港。如此丑态百出,也充分暴露了其为人之自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一些声称“公署不受任何监督,可能滥权”的声音,叶刘淑仪则表示,如驻港国安公署的职务行为代表的是国家行为,则但凡主权国家的国家行为都存在若干豁免。她举例指,现在中央驻港机构如中联办,其人员生活行为一直都很尊重香港法律,但其职务行为是国家行为,因此享有豁免。她又指,其实不仅国安法,香港本地法律也有类似安排。“香港的《释义及通则条例》第66条就规定了国家权利的保留,这是港英政府留给香港的法例之一。在英国也有一些条文是所谓‘皇家特权’即‘政府特权’,都属于国家行为的豁免。”近日,刚刚宣布退出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的罗冠聪在脸书发文,承认他已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前离开香港,宣称离开“是痛苦的决定”。同时,他还不忘将这一行为美化为“付出”,并鼓动“手足”继续对抗。一看形势不对,就脚底抹油、拔腿开溜,这算什么“痛苦的决定”;一有风吹草动,就自己先跑、抛弃同伙,这又算哪门子“手足”。有看不下去的香港网友嘲笑道,“完美演绎叫人冲、自己松”。任谁都能看出,罗冠聪此次“遁走”,不过是心生惧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纳瓦罗在争论中一度情绪激动到“手舞足蹈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,纳瓦罗应该仔细读一读《纽约时报》6月18日的一篇社论:《为什么说美国正在出口新冠病毒?》。不像纳瓦罗这样污蔑中国时靠“张口胡来”,这篇报道还是举出证据,批评美国政府在疫情期间遣返移民的行为,给一些国家的疫情造成巨大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一些法条的模糊之处,她不认为这将对执法的有效性构成难题,亦不会像部分反对派人士声称的那样,在香港形成“文字狱”或“批斗潮”。“有些条文未列明具体情况,是因为未来可能存在新的手段,现在尚无法预判或掌握”,叶刘淑仪称,未来或可考虑为国安法订立附属条例,详细列出不同情况对应的不同处理和制裁方式,这可以保证更准确的执法和司法,也符合普通法系的特点。